#>

RESTKHZ

_

休止千鹤 | 我依旧是一名平凡的学生

黑灯漫谈

  休止符  |    04/09/2020

黑灯漫谈

  空气是如此的通透,就像”空气”一样。清亮的月光也毫不散射,却又被庭院里那些带刺的野生枝蔓打的支离破碎,散落满窗满地。
  记得歌德改编过一首《Heidenröslein》(野玫瑰,开心也可以叫“荒野小玫瑰”),而后被舒伯特了改成了一首歌。而内容我曾一开始以为是“略有不妥”的爱情故事,而后才慢慢觉得这是一场暗红色的悲剧:男孩要采它,野玫瑰说:“我要刺你,让你常会想起我,不许轻举妄为。”——男孩到底还是很暴力的采了。结果是悲剧,双方都要承受痛苦。
  倒是好几年前某个IT群里半夜偏题聊到女人,某个人插科打诨了一句“学校里的女孩就像银行里的钱,”。现在想想这话虽然没品的很,但是想表达的意思大约和歌德有几分相似。只不过少了花香,多了铜臭。当然也不能奢求他们,996为了钱,21点以后街头他们能搭上话的女人也很有限。
  按阶级说,我算是一屌丝,卡在中产和底层之间;按文凭说,我还是一屌丝,这种“任人唯贤”的模式混不下去了,可见不贤;按生活状态说,我就是一屌丝,每天从床上翻下来就要考虑早饭,午饭,晚饭,还要上学,写作业。有人说:“你该找个女朋友”,这位朋友,我生活已经如此水深火热,找个能“赴汤蹈火”的女孩是不是痴人说梦?嗯?
  我原来喜欢一个人独自出去散步的,听听行道树的交头接耳,走路灯光下的一次次的漂洗,听江浪拍打岸边的混凝土,这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幸福。但是我听不懂外邦树的语言,灯光也太让人犯困,就连池塘腥味也很难闻到。好在这里有风,有铁路,有鸟,有老鼠,有飞不完的蒲公英,墓地里也有讲德语的猫(或许因为文化差异甚至看猫打架架势也有所不同)所以这里,还是很热闹。
  我们叫这里本地人外国人,本地人叫我们外国人。总之,所有人都是外国人,所有人都是流浪者,而把暂时的容身之所称为家。
  5.3日凌晨。   


 views:7

 Comments


Su:

写得漂亮

 Reply